慕容金尊

Simy

我,实在没人拍了,大家一起瞎

你是否还想拿起画笔

    对不住了,曾经路过我的生活的姑娘们,有些事情我想说。

    我有一个认识了18年的女孩儿,算起来,喜欢她的时间,也绝不会少于14年了。

    但11年前她被带离开我身边,而我,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真正意义上的忘记怎样去努力。但我真正意义上明白这些事情,是在5年前,几乎六年没有任何联系的我们又有了一点联系,只是寒暄几句,她在网络上提到过我所在的城市,我问她是不是也在,她说不在。     

    后来我在网络上提到有喜欢的女生,那是我第一次公开提到喜欢谁,当然说的不是她。再后来不久,她删掉了我的qq,关闭了我有她好友的人人账号,我想,如果我有她的微信和电话号,也会被拉黑的吧~你可能觉得只是巧合,但是没关系,我相信那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突然间,那些从不曾想起却也从没有忘记的过去,就慢慢地爬出了水面,一桩桩,一件件,占据着我所有的思考。

    我会想起她喊我的声音,会想起她咧嘴的笑,会想起她总是在洗完手之后端着两只手的样子,会想起温柔的她在不开心的时候也会有小脾气,而我总是很喜欢她写自己名字时候的感觉,比我写的还要大气,别提多好看了。

    就像我在『画忆』的那个诗集里写到的一样,我始终怀念那午后照进屋子里暖暖的阳光,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手表的样子,她纤细的手腕,和那并不白皙的皮肤,还有手里的彩色的画笔。现在想来,她也是想早些画完赶紧回家的吧,可有她的地方,我总是想多呆一会儿。可恨的是我当时不懂,真的不懂。

    十一年来,在任何一个没有她的地方,似乎都没有我存在和努力的意义。我曾试着去喜欢别的女生,但都没办法往心里去,不管是拿来比较,还是让我心暖和为之奋斗的感觉,都不曾再出现过。没错,她占据着我心里唯一的一个位置,无法替代,没有备选。

    有一些朋友说我花心,说我外貌协会,说我找了一大堆备胎,说我挑,说我不知足,说我臭不要脸,说我不知道想要什么,说我对谁都太好到处留情,等等。我只想说,他们并不了解我。当然我并不奢求他们去理解和了解我,毕竟他们都没有机会感受到我真正对一个人好是怎样的一种感觉。没关系,我并不在意那些在这里会讪笑的人,尽情的笑吧。

    我知道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跟她在一起,甚至不会跟她见个面,喝杯咖啡,或者吃顿便饭。但在她结婚之前,可能我都不能轻易地放下。爱不等于拥有,但她一定要幸福才行。

    也或许,她并不是我生命里的那个人,也许,下一秒我就会碰到那个跟我一起走完剩下的路的人,但这一秒,我这里一直都有一个人,她在我心里描画着自己,我却怎样也擦不掉。

    假如她很幸福,请不要让她看到这篇文章,也不要让她想起我;假如她并不快乐,请告诉她我一直在,只要告诉她我一直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看不见她的日子,我弄丢了快乐。